2014年)荣膺鲁迅文学奖文学翻译奖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4日

  仆人公“若泽先生”是登记总局的助理书记员,他有珍藏本市名人消息的癖好。仅仅出于偶尔,一位目生女子的档案卡片进入他的视线,西班牙语翻译这促使他把一百个名人的名字和一个通俗人的名字置于天平的两头,结论是二者在分量上并无不同。于是一个鬼怪般的决定构成了——寻找这位目生女子。他按图索骥地遍访与她相关的处所,像窃贼一样深夜潜入她的小学,以站不住脚的由头从她的素交那里套问关于她的消息,在得知其他杀身亡后又找到她被安葬的坟场,以至伪造证件,无故旷工。越往后读越不容易发觉情节的马脚,现实上若泽先生每一项令人隐晦的行为几乎都能够向前推出可接管的来由,而吊诡之处在于,所有必然性恰好成立在一个最大的偶尔性之上。这个故事的第一因有着卡夫卡式的高耸:与公事无关,与私交无涉,若泽先生只是为了寻找而寻找。

  一个对西班牙文学毫无领会的人,生怕总也传闻过这两个名字——小说家塞万提斯和诗人加西亚·洛尔迦。洛尔迦,这位留下了《深歌集》《吉普赛谣曲集》等不朽作品的伟大诗人,这个过早被摧折的天才,早已成为西班牙诗歌的手刺,被无数人赞誉,可惜,回想。我们也许都习惯了洛尔迦的诗人身份,他仿佛为诗而生,为诗而死。但这并不是全数的洛尔迦。稍作领会便可知,他的戏剧毫不减色于同时代人的创作,《血婚》等剧作为他带来的荣光并没有被他的诗名掩蔽。但,这还不足以归纳综合洛尔迦的整个文学身份。

  《潜》 克里斯托夫·奥诺-迪-比奥(法国) 法译汉 余中先 人民文学出书社 2014年12月

  终究,在《印象与风光》这部小书中,我们看到作为散文家的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1916至1917年间,洛尔迦加入了数次游学勾当,脚印深切卡斯蒂利亚和安达卢西亚广袤的地盘。沿途风光叫醒了这位深谙琴艺的文学生魂灵深处的感情,他把本人融入了风光中,像音符融入琴键。他行过默然而忧伤的古城,走入一座座讳莫如深的修道院,他的目光立足于朴实的山峦、丰满的村庄、粗砺的田野,他用画家的目光端详,用音乐家的耳朵倾听,又凭着一颗成长中的诗人的心把一切铭刻并书写下来。在这些纪行性质的篇什里,文字几乎不是在陈列、连缀,而是在流淌。洛尔迦笔下的风光带有虔诚、热切的感情滤镜,既有印象派画作那种昏黄唯美的气质,又有着摄像般的实在与详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我们借洛尔迦的双眼看见西班牙大地的风光,又从每一处风光中读出洛尔迦。

  与《修道院纪事》《失明症漫记》等更广为人知的作品比拟,葡萄牙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若泽·萨拉马戈的《所有的名字》对虚幻与现实的自在把控和寓言性的意义似乎并不太浅近直白,但它无疑“明显地展现了若泽·萨拉马戈的写作气概”。当我们顺着线索走入作家细心结构的迷宫深处,我们也许会大白萨拉马戈在“所有的名字”中寄寓了如何一种深刻的哲思和对人类全体的关心。正如为本书作序的作家徐则臣所言,若泽先生苦苦寻找的目标“不在于让相互进入对方的糊口,而在于将对方从匿名的形态中挖掘出来,在笼统和冰凉的档案卡片中从头发觉和恢复小我新鲜的生命史”。或者说,若泽先生的固执是源于偶尔的无意义,但放大来看,人生不也源于偶尔,真有经得起拷问的意义?在如许的思疑之下,西班牙语翻译我们有来由把“名字”看作我们追随意义的起点,名字离开了身份地位的凹凸,以至逾越存亡之界,是一小我最纯粹的符号。名字获得了气味,生命就栩栩重现;名字被珍藏、被铭刻、被追随,生命也就被发觉、被理解、被叫醒。

  “女人和汉子梦见造物主正在梦着他们。”这是加莱亚诺把我们导向拉丁美洲的话语。女人和汉子在梦里,造物主在梦里,大地在梦里,读者也跟着跌入黑甜乡,这个梦里有榛莽与江河,有雾的氤氲和火的强烈热闹,万物滋长,生灵都斑斓而不驯。但后来哥伦布来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了,从梦中惊醒的拉丁美洲发觉本人成了旧世界的重生儿,她醒着啜泣,周身痛苦悲伤,她的梦也越来越恍惚、支离,直到完全碎裂,难以拼集。

(编辑:admin)
http://shserv.com/fanyin/1106/